获奥斯卡最佳纪录片 为什么我说《徒手攀岩》是今年必看

获奥斯卡最佳纪录片 为什么我说《徒手攀岩》是今年必看
2019年03月11日 14:15 新浪时尚

  导语:北京时间2月25日,第91届奥斯卡颁奖典礼举行。45岁华裔摄影师金国威与妻子伊丽莎白-柴-瓦沙瑞莉共同?#20339;?#25293;摄的《徒手攀岩》获得最佳纪录片奖,而这部作品也被誉为史上最棒的攀岩电影。

  2019年3月初,影片摄影师兼纪录片作者之一安德鲁·贝伦茨去世,《徒手攀岩》是他在这个世界留下的美丽纪念。(来源:良仓

▲ 2018|美國|金国威 / 伊丽莎白·柴·瓦沙瑞莉 |97‘▲ 2018|美國|金国威 / 伊丽莎白·柴·瓦沙瑞莉 |97‘

  豆瓣评分高达9.1,在国外电影专业网站上,IMDb8.5分、Metascore83分、烂番茄98%新鲜度、第72届英国电影学院奖最佳纪录片,现在又勇夺第91届奥斯卡最佳纪录片!这部《国?#19994;?#29702;》出品的纪录片背后,究竟隐藏着什么样的震撼故事?

  01、 The Film

  电影《徒手攀登?#32602;‵ree Solo)记录了美国攀岩大师亚历克斯·霍诺德(Alex Honnold)2017年6月3日无辅助徒手攻克美国约塞米蒂国家公园3000英尺(约914米)高的酋长石(El Capitan)的全过程。

  此次攀爬用时3小时56分钟,酋长岩西南面的Freerider路线,?#35759;?#23450;级5.13A。是酋长岩上50多条攀岩路线中最难的路线之一。

▲ 美国约塞米蒂国家公园酋长岩 Freerider 路线▲ 美国约塞米蒂国家公园酋长岩 Freerider 路线

  本片的拍摄地——酋长岩,?#32622;?#37195;长巨石,EL Capitan。耸立于美国加州约塞米蒂国家公园,片中主?#26031;?#31216;之为地球上最美的山谷。

▲ 约塞米蒂之春▲ 约塞米蒂之春

  它在群峰之中兀自突出,高耸入云、壮阔伟岸,像个高居发?#25856;?#20196;的印第安酋长,因此而得名。

▲ 约塞米蒂之夏▲ 约塞米蒂之夏

  经历了 5700 万年的自然作用,形成的海拔 1100 米的一整块花岗岩。

▲ 约塞米蒂之秋▲ 约塞米蒂之秋

  酋长岩近975米高,是全球最大的花岗岩巨型独石。岩壁呈90度的花岗岩山体,也是全世界攀岩爱好者都想征服的圣地。

▲ 约塞米蒂之冬▲ 约塞米蒂之冬

  约塞米蒂国家公园标志性的地貌,曾经出现在无数照片,电影,纪录片?#23567;!!!!!?/p>

▲ 本图摄影@SANGEETA DEY▲ 本图摄影@SANGEETA DEY

  是的,前几天刷屏的“火瀑布?#20445;?#20063;?#26032;砦财?#24067;(Horsetail Fall),就位于酋长岩东面花岗岩石壁。每年2月下旬的某天,在特定天气状况下会映出耀眼的橘红色,犹如熊熊燃烧的火焰一般。

▲ 本片的?#20339;?#37329;国威和瓦沙瑞莉夫妇▲ 本片的?#20339;?#37329;国威和瓦沙瑞莉夫妇

  本片的?#20339;蕁?#37329;国威和瓦沙瑞莉夫妇,一个是世界知名的纪录片制作人,一个是美籍华裔登山家及国?#19994;?#29702;摄影师,他们曾一起拍摄《攀登梅鲁峰(Meru)?#32602;?#36825;部电影也获奖无数。

▲ 亚历克斯·杭诺尔德(Alex Honnold)▲ 亚历克斯·杭诺尔德(Alex Honnold)

  本片的主角——Alex Honnold,一位徒手攀岩的大神。

  拍片计划?#21152;?2015 年 10 月,到 2016 年春正式拍摄,最终花了约三年半才完成。

  电影上映后,口碑好到惊人。

  光看画面就知道,拍出这样真实的纪录片,?#35759;燃?#39640;。垂直90度的花岗岩山上,寸草不生。

  在这样?#23433;?#37117;很难生存的岩壁上,出现了一个小红点。慢慢地,这个小红点逐渐变大。

  原来,这是一个人。他在斧劈刀削般的光滑岩壁上艰难地攀登着。

  几乎不用任何装备,也没有任何安全保护措施。全程只带一个镁粉袋,里面的镁粉用来增加摩擦力。

  这一路唯一能用、也是最有用的装备,就是双手和双脚。

  一旦出现失误,哪怕最微小的错误,结果只有一个,死亡。

  而这次挑战,也被认为是攀岩史上最伟大的尝试之一。因为即使酋长岩被攀爬过无数次,但是却?#28216;?#34987;无保护攀登过,如果成功,他将是第一个无保护攀登酋长岩的人。

  02、 The Man

  Alex Honnold——这个时代最杰出的徒手攀岩大师,或许有之一,或许没之一。

  你在百度输入“Alex Honnold?#20445;?#20415;会自动弹出“Alex Honnold死了没?”

  为什么这么多?#26031;?#27880;他死了没?他是否还活着?

  答案是肯定的:他现在很好的活着!

  Free Solo Climbing也被称为 Free Solo,是一种没有使用任何绳索、保护带或者其他保护设备,完全?#31354;?#20010;身体完成的单人徒手攀岩!这种攀岩,通常攀爬的高度超过安全限定。一旦跌落,非死即?#23567;?#23427;是一项极限运动,位?#37038;?#30028;十大极限运动之首!

  徒手攀岩没有第二次机会,它不允许任?#38382;?#35823;。一旦失误,惩罚就是攀爬者的生命。徒手攀岩不允许后退,因为后?#35828;哪讯仍对?#22823;于继续向上。一旦攀上岩壁,便无法再回头。

  攀岩界中有人视徒手攀登为不?#31859;?#30340;事,认为此举无异是鲁莽炫技;太多人因这项疯狂运动而丧命;让攀岩运动蒙上恶名。

  仅在?#25856;?#32654;地国家公园,1955年以来已经有83位攀岩者葬身绝壁。

  其中包括曾被称为最好的徒手攀登者:英国人Derek Hersey,1993年?#28216;?#36187;拉瑟岩壁坠落,和美国人John Bachar,2009年在猛犸湖附近掉崖。

  Alex 出生于1985年,?#26377;?#23601;是一个好学生,17岁?#24466;?#20837;美国顶级名校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。19岁决定退学,全职徒手攀岩。

▲ 本图摄影@Jimmy Chin▲ 本图摄影@Jimmy Chin

  2008年,23岁的Alex只用了4个小时,就登上了著名的Half Dome岩壁,其他攀岩者花2天时间?#25293;?#19978;去。

▲ 酋长岩的“The Nose路线”▲ 酋长岩的“The Nose路线”

  酋长岩的“The Nose路线”在1958年,由沃伦J。哈丁(Warren J Harding)、韦恩·梅里(Wayne Merry)、和乔治·惠特莫尔( George Whitmore)三位攀登者采用围攻的方式,总计用时47天,历经18个月完成。Alex Honnold仅用2小时23分钟,就爬上了“The Nose路线”。

▲ 沃特金斯山(The Watkins)▲ 沃特金斯山(The Watkins)
▲ 半圆顶(Half Dome)▲ 半圆顶(Half Dome)
▲ 酋长岩(EL Cpation)▲ 酋长岩(EL Cpation)

  2012年,在《纽约时报》的见证下,Alex更是实现了一个疯狂的计划:在24小时内连爬了约塞米蒂的三大岩壁:The Watkins、El Cap 和 Half Dome。

  这三块岩壁加起来一共有7000英尺高,“无辅助、无保护、单人徒手”。Alex攀爬总共用时18小时50分钟。

▲ 图片@Jimmy Chin▲ 图片@Jimmy Chin

  Alex就这样创下许多惊?#35828;?#19990;界纪录。看过他的攀登视频,相?#25293;?#20250;隐约感受到上帝的存在,他仿佛就是为Free Solo而生,在而立之年已经功成名就。这个过着?#25991;?#27665;族生活般的世界级大师,游走在世界各地寻找挑战的悬崖岩壁。他的生活极为环保简洁,生活在自制的小房车里,只携带生活的必须品,保持素食的习惯,一个塑料瓶都会用上很多年。

▲ Alex在自己的房车里做引体向上▲ Alex在自己的房车里做引体向上

  他将一些赞助收益专门成立了“Honnold基金?#20445;?#29992;于偏远地区清洁能源的项目,?#27599;沙中?#33021;源给当地生活?#24466;?#32946;带来改变。

  大神还出了一本自传,?#35910;?#36523;绝壁 / Alone on the Wall ?#32602;?#20170;年新出了中文版,想了解这位超凡的大神的话,不妨买来看看。

  03、The Climbing

▲ 攀岩示意图 @National Geographic▲ 攀岩示意图 @National Geographic

  在专业攀岩者看来,徒手攀登酋长岩基本上都跟送命差不多。用安全绳攀岩都九死一生,在完全没有保护措施的状况下攀岩,那就是十死无生。Alex 要挑战这个不可能,此后尝试了1000多次,为了实现自己的 “终极目标?#20445;?#20182;准备了一年半的时间,借助绳索攀爬过近60次酋长岩,反复尝试不同的岩点,研究攻克最难的区域。

▲ 身上?#24213;?#32499;索的Alex在练习攀爬酋长岩▲ 身上?#24213;?#32499;索的Alex在练习攀爬酋长岩

  经过两个季节的努力,他终于完成了所有的准备工作。他知道这条路线上的每一个手点?#24466;诺悖?#20182;也知?#26639;?#24590;么做。他已经准备好了,是时候出发了。

  2016年寒冷的11月,约塞米蒂国家公园清晨4点54分,皎洁的满月在酋长岩的西南壁映照出诡秘的光芒。他仅?#20811;?#25163;十指,仅?#30475;?#30528;橡胶鞋的双脚,便抓附于近乎垂直的花岗岩壁,尝试专业攀岩者长久以来认为不?#23578;?#20043;事——

  他抬头看着岩壁,信心十足。然后,开始爬?#20581;!?#19968;旦上路了?#31361;?#19981;了?#32602;?#24517;须一口气攀爬到山顶,不能说中途没力气了,状态不好,或者感到?#24535;?#23601;算了,这样的话,基本就和死神见面了!”

  离地数百米,独对坚硬岩壁。一般人仅仅想一想,都会两?#28903;?#26647;。但Alex?#33576;?#22312;攀?#20048;?#26080;比淡定,有时还会绽放羞涩而灿烂的笑容。好似在阳光灿烂的午后,?#22411;?#20449;步在自?#19968;?#22253;里。

  “在攀?#20048;校?#25105;能将精神封装保护起来,形成独立精神领域,?#20048;?#22810;想别的东西。”

  职业运动员有多恐怖?就是这么恐怖这么牛。

▲ Alex Honnold选择的都是这样高?#35759;?#30340;岩壁,本图摄影@Jimmy Chin▲ Alex Honnold选择的都是这样高?#35759;?#30340;岩壁,本图摄影@Jimmy Chin

  他说:“这里,是这个世界上我最爱的地?#20581;!?/p>

▲ 本图摄影@Renan Ozturk▲ 本图摄影@Renan Ozturk

  破晓前,灰蒙蒙的高草上覆着?#31471;?#25105;透过望远?#24471;?#30528;眼看:亚历克斯就在那儿,距离谷底180米,他正又一次往?#30333;?#30001;爆破”进发——那处像玻璃一样光滑的岩壁折磨了他快十年了。

▲ 图片来自Jimmy Chin的Instagram账号▲ 图片来自Jimmy Chin的Instagram账号

  连平时非常流畅的动作,这时也显得?#34892;┛目?#32458;绊,令人忧心极了。

▲ 本图摄影@Peter Bohler▲ 本图摄影@Peter Bohler

  然而一转眼,亚历克斯已经更上一片岩架!告别下方一米处困扰他多年的?#30333;?#30001;爆破?#20445;?/p>

▲ 花岗岩在经历过几万年时光的冲刷已经无比光滑,几乎不存在任何手点▲ 花岗岩在经历过几万年时光的冲刷已经无比光滑,几乎不存在任何手点

  亚历克斯说:“在这里,就像沿着玻璃表面往上走一样。”

  我长舒一口气,虽然后面还有数千个动作,教人生畏的“抱石难题”也还在遥远的上方,但这次他不会再回头、不会再?#40065;貳?#27492;时,他已经朝着完成史上最伟大的攀岩壮举?#20219;?#36808;进。

  淡定、?#30475;?#30340;笑容,卸下盔甲的武士。

  亚历克斯这次登顶酋长岩之后,同年10月,又以2小时19分44秒,徒手攀爬成功。

  2018年6月6日,亚历克斯·杭诺尔德和?#28866;住?#32771;德威尔成功打破纪录,以1小时58分零7秒的时间,以世界最快速度登顶?#25856;?#32654;地酋长岩。

  04、 The Photo

  《徒手攀岩》是一部真实的纪录片,没有预演,没有重拍,Alex Honnold唯一使用的?#30333;?#22791;?#20445;?#23601;是他自己的身体和头脑。

▲ ?#20339;?Jimmy Chin 是一位职业运动员、登山家、冒险家▲ ?#20339;?Jimmy Chin 是一位职业运动员、登山家、冒险家

  ?#20339;?#37329;国威曾在采访中说:“我们为此准备了数个月,虽然保证安全,但如果有一点差错,就可能有人丧命,可?#20581;?#29992;生命在拍戏”。

  要拍摄到最真实的画面,摄影师需要全程跟踪,在危险的岩壁上作业。所以,参与拍摄的摄影师,几乎个个都是飞檐走壁的攀岩高手。

▲ 本图摄影@ Jimmy Chin▲ 本图摄影@ Jimmy Chin

  摄影师之一Tommy也是资深攀岩家,他说,“我用了20年的时间才敢爬酋长岩,最后登上山顶,我也从来没想过徒手攀登这座高山,因为没有丝毫误差的余地,就像在奥运会中拿不到金牌就得死一样。”

▲ 高空拍摄需要非常严密复杂的准备▲ 高空拍摄需要非常严密复杂的准备

  他们不仅有丰富的经验,设备也非常专业,对地形了如指掌。

  拍摄的机位,是摄制组和亚历克斯商讨之后确定的,主要有三种:远距离跟踪拍摄、固定点安全绳近距离拍摄,?#32422;?#33322;拍。

  航拍镜头非常少,都是为了保证主角的安全。

  最常用的方法,是在山下固定机位远程拍摄,所以经常会出现跟丢,?#20339;?#35201;用对?#19981;?#25214;?#35828;摹稗限巍?#29366;况。。。。。

  但这些都不是重点,因为最重要的事,是要优先保障主?#33540;?#21382;克斯的安全,在拍摄时不能对他有任何的干扰和影响。

  摄影师们比攀岩的亚历克斯都要紧?#29275;?#20182;们必须小心翼翼,以免对亚历克斯造成干扰。因为看着这样无保护的攀登,真是心惊肉跳,还完全无能为力。

  片中的一位摄影师就说,“以后我再也不拍这个了”。

▲ 即将登顶▲ 即将登顶

  ?#34892;?#36825;些出色的摄影师,让我们知道地球上还有这样的人,还有这样过自己人生的人。

  “Free Solo对我来说,是一种人生的巅峰体验,是一种我很享受的、美好的人生经历,为之冒险,我?#25163;?#22914;饴。”——Alex Honnold

精彩视频

产?#24213;?#35759;

明星公告栏

精彩原创

高清美图

专题策划

风向标

我爱试用

秀场库

化妆品库